一笔未披露过的股权出质 勤上股份控制权之争现隐情

2017-09-13 08:11 来源: 金陵晚报

  金证券记者 陶炜

  勤上股份(002638)的控制权争夺与证监会的调查,使得公司成为近期舆论关注的焦点。而《金证券》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在勤上集团的股权变更后,曾有一笔公司从未对外披露过的股权出质信息。这或许意味着,勤上股份的股权之争背后,还另有隐情。

  未曾披露过的股权出质信息

  对于勤上股份的控制权之争,人们此前了解到的信息主要来自于勤上集团方面的表述:

  2017年5月1日,勤上集团与深圳德基伟业非融资性担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德基伟业”)签订《最高额授信协议》,双方约定德基伟业向勤上集团提供最高额综合授信借款金额人民币6亿元整。2017 年 5 月 12 日,勤上集团及其股东李旭亮、温琦与北京均远和南京纯悦签订了《战略合作协协议》,该协议约定勤上集团拟新增注册资本,北京均远和南京纯悦各以人民币1.5亿元认购全部新增注册资本并分别获得勤上集团 25.5%的股权。不过这笔钱当时并未支付,而是约定在6月30日前缴足。2017 年5月16日,勤上集团办理了增加注册资本及股东变更的工商变更登记。2017 年 5 月 20 日,勤上集团及其股东李旭亮、温琦与北京均远、南京纯悦及德基伟业签订了《股权回购协议》,约定在勤上集团股东李旭亮、温琦履行完毕对德基伟业的《最高额授信协议》后,李旭亮、温琦可以在该协议签署六个月后的任一时间即时回购北京均远和南京纯悦持有的勤上集团股权,回购金额为初始投资金额。到这里为止,勤上集团和北京均远、南京纯悦是明股实债的关系。但是,情况突然起了变化。

  2017年6月24日,勤上集团和公司收到北京均远和南京纯悦代理律师发送的《关于东莞勤上集团有限公司之一致行动人协议》(该协议显示由北京均远和南京纯悦于 2017 年 5 月 12 日签订),该协议约定北京均远和南京纯悦在勤上集团股东会及董事会投票时采取一致行动,由于双方共同持有勤上集团 51%的股权,据此认为勤上集团和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而勤上集团则称,北京均远和南京纯悦截至出资期限届满均未缴付任

  何出资。2017年7月27日,勤上集团召开2017年临时股东会,审议通过《解除东莞勤上集团有限公司未出资股东股东资格的议案》,要求解除北京均远和南京纯悦的股东资格,并向法院提出诉讼。在这场控制权之争发生,稽查总队找上了勤上股份和李旭亮。

  《金证券》记者注意到,在勤上集团方面的表述中,从2017年5月20日到2017年6月24日,没有披露任何事宜。北京均远方面的变化,也显得分外突兀。但工商登记信息显示,在2017年5月24号,李旭亮曾有一笔数额为7070.4万元的股权出质给武汉天创和轩企业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但这一股权出质的状态最终被认定为无效。

  控制权之争尚未落定

  《金证券》记者根据工商登记信息查询,武汉天创和轩企业管理中心共有两个合伙人,一个是武汉国创资本投资有限公司,一个是武汉伟创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执行事务合伙人是武汉伟创,委派代表叫孙栋。从目前的信息,暂时无法看出天创和轩与勤上集团或北京均远等存在关联,但这笔出质并不寻常。

  李旭亮出质股权的数额为7070.4万元,这是他在勤上集团的全部股权。而这一出质发生在股权变更之后,时间上也非常敏感。这一股权出质登记信息状态为无效,意味着股权并未交付,合同并未生效。在股东变更后,李旭亮去质押股权,而股权质押最终未能完成后,北京均远等与李旭亮翻脸。这一未曾被披露过的股权出质,或许与公司的控制权之争存在关联。鉴于勤上股份的股价变动已经给投资者带来损失,在2017年9月8日收盘时持有勤上股份的投资者可以将姓名、联系电话与交易记录发送到jzqsp2016@126.com的邮箱参与由《金证券》“易索赔”频道组织的索赔预征集,并在获得赔偿前无需支付任何前期费用。

  《金证券》记者注意到,工商登记显示,北京均远和南京纯悦依然是勤上集团的股东,勤上集团的控制权之争尚未落定。

作者:陶炜

(责任编辑: 岳权利)
看全文 ( 剩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