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人存钱,富人借钱钱钱钱钱钱钱钱钱钱钱钱¥¥¥$$$£££……

2017-07-17 09:28 来源: 书问

  与其说是富贵险中求,不如说是险中贫贱无人求,或者是求险中贫贱的人都被淘汰了。

  前者代表的是劣质的资产/投资项目被淘汰,后者代表的是被收智商税收死的人。

  简言之,自然选择。

  举个例子,假设现在有人让你零补给穿越撒哈拉沙漠,如果成功奖励你100元软妹币。你可以把这个项目当成一项投资,投入的成本是自己的生命健康,它的风险很高因为大概率会丧命沙海,同时这收益也太低了。那么这个项目大部分人都是是会拒绝的。

  也就是说这样的高风险/低收益项目在人们选择的时候已经就被淘汰了,压根就不会发生,伴随着高风险人们必然要求高收益。自然而然在事后/现实中我们只能看到那些富贵险中求的成功案例。

  注意这种的成功案例,富贵险中求是典型的马后炮式的鸡汤,我们只看到了幸存者赚的盆满钵满,却忘了有多少当分母的人输了一辈子,这就是Survivor Bias(幸存者偏差)了。

  事实上,在事前/人们抉择的时候高风险/高收益和低风险/低收益的资产都可以是Efficient (有效的)的,具体选择怎样的资产组合取决于人们自己的对于风险的容忍程度。也正因为只有那些Low Risk Aversion(低风险厌恶)的人才会去选择高风险/高收益的组合,所以在事后/现实中我们看到的一夜暴富的人只可能是敢于冒险的。

  换句话说,这不代表只有敢于冒险的人才能成功,而是只有敢于冒险的人才会选富贵险中求的路,很多人在这条路上死了,人们忘了;在这条路上成功的人会吹自己多么的胆大心细。当然,有可能只是运气好而已。

  关于收入和风险态度的关系,其实是一个帮助我们学习“相关性因果性”的好的案例。经验事实告诉我们:人的风险态度与收入之间呈非常明显的正相关关系。也就是说,敢于冒险的人与有钱人这两组人重合度是相当高的,但这绝对不意味着想要挣钱多一定要敢冒险。

  前者是相关性,后者是因果性,完全不是一回事。

  关于市场经济中私人投资行为的经验研究告诉我们:

  1.越是高收入的人越倾向于参与股票投资,越是低收入的人越倾向于购买低风险的债券并更多地把钱放在银行里面。这也是“portfolio choice”这一块儿的研究中一个众所周知的事实。

  2.越是高收入的人反而越倾向于负债。

  而无论是股票投资还是负债,本身都是风险较高的投资项目。但是,至少有以下几种思路可以解释这组事实:

  1.风险偏好的差异:越是高收入的人越偏好冒险,这可能是这个问题想要的结论:一些人因为敢于冒险,敢于参与高风险高回报的投资行为而变得富有,而那些不敢冒险的人最终只能吃银行和国债那点儿死利息而变穷。

  2.风险承受能力的差异:穷人本身承受风险的能力就比富人弱。每个家庭都常常会遇到一些需要一次性花一大笔钱解决的问题,比如突如其来的疾病、孩子上学、结婚等等,特别是一些意外的开销(比如不小心刮破了一辆劳斯莱斯)是很难让贫穷的家庭一下子拿出那么多钱的。这时候,一方面贫穷的家庭本来现金就少,另一方面这些家庭由于收入低还不容易有好的信用以通过金融手段贷款,那么事先把更大比例的资产变成可以随时取用的现金就变得非常重要。而我们知道,那些高风险、高回报的投资行为不可避免地会挤占投资者手里的现金,但穷人的生存法则恰恰是一定要在手里留够充足的现金,这时候穷人选择稳妥的投资行为是比较理智的选择。

  3.回报周期承受能力的差异:通常来说,那些高回报的投资行为需要一个比较长的投资周期。做一个简单的计算:只要你能够等足够长的时间,那么投资股票并赚取平均回报率终将能够跑赢存款的回报率。但问题是,回报周期越长,在等待的时间里面可能会发生的大笔支出需求就在统计意义上越多,这时候越穷的人越不能够承受把这样一大笔钱放在一个未来会有回报但现在退出则会亏本的投资项目里。

  4.金融知识方面的差异:这一点现在还没有得到非常充分的研究,但是现象是客观存在的。由于获取信息的成本客观存在,越富有的人越有机会接近一些与风险投资的收益有关的信息,比如一些获取信息的通讯设备、付费的咨询数据库、金融咨询机构的佣金对于很多穷人来说就是一个门槛。由于很多投资行为是零和博弈或者接近零和博弈,特别是中国股市这种“政策市”、“信息市”中,与那些更知情的投资者一起玩这样的野蛮游戏,穷人被吓退也是正常的。

  5.Mullainathan的带宽理论:贫穷会带来一系列能够直接影响人类心智的效应。由于穷人要分心去担忧家里的自来水管是不是会停水、孩子在学校是不是被欺负、漂亮老婆是不是被当地卖药的富商看上等等,这些担忧都是非常“费神”的。而金融投资也要耗费非常多的心智资源,因而已经被那些琐事占据了整个带宽的穷人就会对更复杂、更需要精力来“打理”的投资行为感到有心无力。

  我们可以看到,除了第一种解释之外,剩下的四种解释中的逻辑都不是“越敢冒险越富有”,而是“越富有越敢冒险”。那么,为什么很多人要说“富贵险中求”呢?

  一般,我们提到“险”,是指“风险”,风险大说明一个行为的收益,作为一个随机变量,有非常大的方差,一念成佛一念成魔,玩儿的就是心跳。

  方差是一个随机变量的二阶矩,度量的是结果可能性的离散程度的期望。但是,按照我的理解,“富贵险中求”中的“险”并不是(或者说并不全是)能够由收益的二阶矩刻画的,更重要的是三阶矩。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情有这样一种收益结构:高风险、低收益、高偏度。偏度是一个随机变量的三阶矩,度量的是随机变量分布的不对称性。一个高偏度的收益结构,挣钱的概率极低,亏钱的概率极高,但是一旦挣钱,这个奖金是非常非常高的,而一旦亏钱,损失往往比较小。

  有这样收益结构的投资行为才是富贵险中求这句话中真正的“险”,最经典的例子莫过于彩票,而经验事实告诉我们,穷人对彩票的需求比富人还要大。

  特别是很多人说,人买彩票是他们一生中唯一的接近五百万资产的吗机会,这不是富贵险中求是什么? 其他的例子包括:在投资失败时借高利贷期望回本儿和陈胜吴广李自成式的被逼到绝境时的农民起义。这些例子共享的特征是,投资者往往已经 nothing to lose,而有一个极小概率的希望能够彻底改变局面,这时候谈富贵险中求是有道理的。

  不过,到底什么时候算是nothing to lose,这不好说。例如,对一个从小学一年级就被认为以后一定能上重点大学的孩子来说,学到高三发现自己可能只能去个普通二本了,那么他觉得自己 nothing to lose 于是毅然在高三去从零开始学艺术希望加分考上重点大学也是可以理解的,虽然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这可能让他连三本都上不去……

 

(责任编辑: 何一华)
看全文 ( 剩余% )